東河社區‎ > ‎瓦祿聚落‎ > ‎地方文化歷史‎ > ‎地方故事‎ > ‎

神話故事

//雷女瓦恩傳說//




     喚作達印的年輕人,參與部落秋季狩獵(talboyoe'),因為上大號發現對面山谷燒起火來,他脫隊想將一棵燃著的樟樹滅掉,以免延及整個森林。但他在已成焦黑的樟樹底下,邂逅了一位女子,那女子彷彿由空氣裡突然出現,令達印嚇出了一身冷汗,口齒不清地直往後退。

「呀!妳...是...誰?」

「我是娃恩。」

     達印看她穿著完全不同於族人的服飾,肯定她是隔鄰的泰雅人,但她卻說著賽夏族語,百思不解中,突然下了好大的雨。當時正值颱風季節,一陣陣的風雨致使山溪暴漲,他已然無法渡溪歸隊。因而,他與那女子度過將近六日的巖洞日子,攀談拉近了彼此間的距離,進而種下了情愫愛苗。達印和她冒雨出外尋找食物,濕了的披肩一經娃恩碰觸,瞬即乾燥且有些微的焦黃,可娃恩的衣服卻沒濕過,「她是人嗎?」達印的心裡暗忖著。

      部落為達印的失蹤已搜尋過三次。每一次的失望,讓他瞎眼的父親和年邁母親鎮日以淚洗面。有一天,達印突然在陽光普照之時回來了,身旁陪著族人未識的女子,當達印述說失蹤的原委與那女子的相遇的經過,滿臉淚痕的父親用難以置信的表情揉著眼睛,然後衝出家門,高喊著:「我看見了,我看到山、看到雲、看到所有了...。」圍觀的族人為這個突如其來的事情,個個瞠目結舌。

       自從娃恩進的家,讓公公的眼睛不藥而癒,婚後的倆口子恩愛非常,娃恩用繩線、鐮刀、鋤頭輕鬆得讓夫君完成耙土、耕作、播種、除草的農事,而收穫的比別人多上好幾倍。但是,結婚多年沒有懷孕跡象,婆婆臉色開始起了變化。

「葫蘆裡長出什麼東西呀!」

婆婆怪罪媳婦不按照正常耕種,葫蘆裡竟然長看也沒看過、金黃色米粒般的東西。

「女人家跟著男人到山裡狩獵,成什麼體統。」

娃恩教導男性族人如何快速獲得獵物,也得罪了一些部落婦女。婆婆更在生活細節中不斷對媳婦挑剔和口出怨言。

有一天,一名族人偷窺娃恩耕作方法。

「她把繩索圈住要開墾的田地,然後口中唸唸有詞,蔓草石堆瞬間變成良田,她往空中一拋,種籽很奇怪的埋入土裡,復經她飽含的一口水,噴出像雨霧的水花,全部溼透了地表。」

族人開始不親近她,認為她是鬼魅,謠言如蔓火遼原充斥部落間。

「她是鬼靈。」;「她是山精」。;「她不是人。」...
復因公公和婆婆,對她堅持不下廚的行為和未孕跡象,到處說她的不是,日子過的既悲又苦。

這一天,公公在她房間外嚴峻的喊著:
「亞奈(媳婦),起來煮飯呀!婆婆今天不舒服,妳不能煮一次嗎?亞奈,妳出來呀!...」

娃恩開了房門,跪在公公面前說:
「對不起,我也想煮飯,可是我不能碰觸鍋蓋,如果碰著了,我必須離開。」

氣頭上的公公根本聽不下媳婦千篇一律的推托理由。但是,當媳婦掀起鍋蓋發出爆烈且煙塵充塞滿屋的時候,公公再也看不見煙消霧散後的媳婦,而一株芭蕉樹硬生生地佇立在媳婦站立的地方。

而正在山上夜宿獵寮的達印,被一股蚊蚋般的聲音驚醒...
「夫君,我回去了。我是天上的雷女,父親支使我下凡到你們的族裡改善你們的生活。可是我的作為被你們的族人排斥,公公又逼我觸摸鍋蓋,天神曾告誡我,說出秘密或掀起鍋蓋將是我回到天上的時刻。夫君,請您保重,葫蘆裡的種籽是小米,好好栽種培養,作成米糕或釀酒,可用來祈晴或求雨,而只有你的姓氏族人才能與我溝通。我走了,請多珍重。」

清晨!由天際射下一道光芒。轟然巨響、驚心動魄地炸碎寧靜,撼動整座山谷,晨露紛落、鳥獸雞犬飛撲奔竄...。良久,呼天搶地的哭號及細細幽幽的飲泣、充塞部落每一寸土地...。從此失去了雷女,生活再度回到原點。





習俗延伸:
  1.賽夏初生嬰兒肚臍,脫落後埋入芭蕉樹根鬚,或藏於芭蕉新葉芽裡,喻為如芭蕉樹快速生長與繁衍。
  2.為紀念雷女恩惠,在織布的時候,織出兩道閃電,叫做「雷女紋」,表達對雷女永遠的感恩。
  3.矮靈祭子夜歌頌wawa’on (號稱國歌),立正與聆聽訓話,皆為雷女之故。
附註:wa:on是賽夏人對她的稱呼,yo’aw 為其神祇名,而另外稱之以biwa’na 亦是wa:on別稱。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