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河社區‎ > ‎瓦祿聚落‎ > ‎地方文化歷史‎ > ‎地方故事‎ > ‎

人物故事


//kathethel織女傳說//


圖 : 國立雲林科技大學創意生活設計研究所 程日君 繪

賽夏族傳說~海衣龍女的故事

苗栗縣南庄鄉東河國小 戲劇腳本,風健福長老改編

我們賽夏族身上的衣服,有漂亮美麗的圖案;聽老人家說以前如果家中有認真織布的女人,家人穿的衣服也很體面。賽夏族的傳統織紋圖案都是幾何風格;例如說常見的有菱形紋、字紋(雷女紋)、○╳紋、線條紋等,主要是由紅、黑、白三色交錯變化織成。可是我們這個織紋圖案不是我們本來就會的,是有一個女神教我們的,這女神是誰呢?我來說給你們聽…

korkoing, moyo saboeh kayzaeh! ya:o ’oemaw a ta’ro’ baba:i’ kamatortoroe’, Say walo’. moyo komita’ ay ma’an hiniba: kayba:en, pintal’izaeh; kakhayza’an noka tatini’ pinayaka:i’ komoSa’, ray taew’an hayza’ ka minkorkoringan ’ima makakreng tomnon, kamanra:an pintal’izaeh hiniba: ma’ kayzaeh kita’en. moyo ra:am ay hiya’ ’ima pakSekla’ ’inimita’ ka tatnon. ’isa:a’ hini ya:o tapanpanabih ila.


kathethel(龍女)是海龍王的女兒,是個很恬靜又漂亮的女孩,海龍王每次說到kathethel這女兒總是眉開眼笑的,父女倆感情也很好。眼看著kathethel長大了,變成了一個賢慧的女生。kathethel喜歡織布,總是喜歡穿著美麗的衣服在海底游來游去,她所編織的圖案,總是讓人讚嘆;華麗的織布掛滿了龍宮,美麗得讓人驚訝。

有一天,龍王就跟女兒說:『kathethel,你長大了!我希望你可以去陸地上,幫助賽夏族人』;於是kathethel便聽從父親的話,每天從海底游到陸地上,幫忙去上工作、打獵的賽夏族人煮飯。

長大後的kathethel,很乖巧的聽了父親的話,就這樣每天幫忙去山上工作或是打獵的族人煮飯,讓他們溫飽。做為一個神明,用他的方式默默的照顧天下的蒼生,也體恤部落的族人工作如此的辛勤。可是,部落的族人漸漸覺得奇怪,怎麼都會煮好的飯呢?到底是誰煮的?

獵人們就商量一定要一探究竟,這每天吃的食物從哪裡來?他們決定明天留下一位老人家,偷偷的觀察,是誰每天這麼好心者飯給他們吃呢?

第二天清晨,其他獵人帶著獵具出門之後,留下了一位老人家,老人家就躲在離獵寮不遠的地方,耐心的等著…

kathethel背著竹簍,帶著滿滿的食物走進獵寮;kathethel背著空竹簍正要走出獵寮…老人家出現獵寮門口,用拐杖檔住kathethel的去路。你先不要走,你要跟我們大家說清楚。老年人就請kathethel進屋裡坐。

其他人從山上回到獵寮後,看到kathethel都非常的驚訝,kathethel穿著華麗的服裝,安安靜靜的坐在一旁。她的衣服圖案是賽夏族人都沒有看過的圖紋;因為她是一個美麗又溫柔的女孩,於是就帶她回部落,將她許配給一位優秀的年輕人。

結婚之後的kathethel,就安安份份的做個好媳婦的角色;但是夫家的人很好奇她的來歷,也好奇海底的世界是甚麼樣子?他們從來沒有看過!於是要求kathethel帶他們去海底的世界看一看…禁不住夫家的要求,kathethel就帶著夫家的人回到海底龍宮的娘家拜訪。一行人就這樣潛到海底,只要是kathethel經過的地方,海水自動分開,一路上都讓夫家的人感到新奇。到了海底的龍宮之後,見到了久未謀面的龍王出來迎接他們。夫家的人看到龍宮內樣樣俱全,而且牆上披掛著須多美麗的織布當做裝飾,令人目眩神迷。龍王就對kathethel夫家的人說,你們有福氣娶到我的女兒,她會教你們織布的。你看看這牆上的織布,都是我女兒親手織的。大家都很開心聽到這消息,也紛紛的向kathethel請教有關於織布得事情。

一行人在龍宮短暫的停留之後,kathethel依依不捨的告別了她的父親;因為承諾了家人會教她們織布,於是就帶著她織布工具回到了部落;部落的人也期待她將織布的技術傳授給她們。

kathethel專心的教導兩位婦女織布,並用心叮嚀她們織布的訣竅。一開始,只有少數幾個婦人跟她學習織布,因為要織出美麗織紋並不容易,必需要專注和細心,所以只有一、兩個手特別靈巧的人學會。kathethel看著她們織出來的布,便開心的說:將你們所學得去教其他人吧…讓大家都有美麗的衣服穿。

原本kathethel要兩個最聰明的織女教其他人所有織布的技巧,因為她們的手最靈巧、學得又快;但是,這兩人存有私心,不願意將全部的技巧教給其他的部落婦人。

kathethel知道了這兩人的私心之後,就親自教導了其他的婦人。還舉行了一場比賽,讓兩組人馬,拿出自己的真本事,看看誰的織布最受人喜愛。沒想到那兩個最聰明的,卻輸得最慘;她們兩個就在背後批評kathethel,到處說她的壞話,搬弄是非,讓kathethel被部落的人誤會,以為她是個自私自利的女人。

善良的kathethel被惡言傷得很重,她心想這些忘恩負義的人,既然不歡迎她那乾脆回到海底娘家去好了;於是,她只撇下一句話:『我走後,你們要學就什麼也學不到了』,就頭也不回離開了山上,回到了海底。

kathethel再也沒有回到部落了。部落婦女也失去了一個傳授編織的好老師;那些在背地裡批評kathethel的人,也受到了部落族人的排擠。

小朋友,看到這個故事裡的kathethel無私的付出,卻被有私心的人傷害,從此賽夏族人就失去的學習織布的機會,是不是很可惜呢!所以,要記得:人不要自私,要感謝別人的付出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故事來源2 : 織女的故事  資料來源 : 賽夏族文化工作室
     從前老祖先沒衣服穿,編草裙或用樹皮遮掩下身而已。而出現在狩獵季節的女子改變了那種情況,她叫做嘎得特勒(ka’tetel)。
     有一天,獵人回到臨時搭蓋的獵寮,發現他們的飯已經煮好,要吃的時候,「不行,敵人可能下毒」。年紀比較大的獵人阻止他們。他走到屋外丟了一些飯。一會兒,他走進來,說「沒毒,可以吃。野鼠蹦蹦跳跳的。」
第二天,老獵人留了下來,暗中察看到底是誰如此好心腸﹗又有何目的?

     傍晚時分,溪水突然嘩啦啦地飛濺,一位身穿美麗衣服的女子走入獵寮,正要拿鍋子的時候,老獵人一把抓住了她,說「妳是誰﹖為什麼要煮飯﹖」但她一句話也不說,仍默默的洗米升火煮飯。老人一再追問,但她不說就是不說。那女子煮好飯要走,老獵人攔住她,發現她白中泛青,便好言相勸:
「天就要黑了,妳一個女人在荒郊野外不妥吧,等他們回來,再派人送妳回去。」那女子的眼睛突然閃出奇異的光芒,老獵人沒發現。

      日落西山,回到獵寮的眾人一樣東問西問,她仍不出聲,突然一隻獵狗放了一個響屁,那女子「噗哧﹗」地笑了起來。出了聲,她開始說話了:「我們是住在海裡的人,從小我體弱多病,長大後父親叫我到地面上曬曬太陽驅除陰寒之氣,說如果找到合適的男人,妳就嫁了,偶爾再回來。」

      年輕獵人聽了這段話,在接下來三天的狩獵當中,涎著臉在她面前大獻殷勤而自吹自擂,誇大其狩獵功夫,個個想娶她為妻。奈何姻緣天注,一位叫武拜(’obay)的年輕人雖然其貌不揚而且沉默寡言,他經常幫老獵人挑出腳底的藤刺,很少正眼瞧過她。結果,他獲得青睞,回部落與嘎得特勒結婚了。

      婚後,依習俗要回娘家探望,準備好酒、肉、米糕和一些祩裙,但新娘說﹕「不用帶這些,人去就好。」
夫妻倆到了海邊,她把海水分開,牽著丈夫走到海底的家,岳父看了渾身古銅膚色、粗壯健美的女婿非常高興。
「女兒呀﹗妳真有眼光,上面的世界好嗎﹖」父親握著女兒的手問。「好耶﹗陽光曬得好舒服,白雲輕飄,有花有樹,小鳥飛來飛去的唱歌,真是太美妙了。」

     岳父熱情招待女婿住了幾天後,夫妻倆要回到地面時,送了好多精緻的布匹,「這些都是我們做的,嘎得特勒是織布高手,她可以教教你們呀﹗」說著,眼睛瞄向女婿快露出器官的下身。「他們都是這樣。」女兒的手往上指。

      回到地面,武拜的妻子首先召集了十個女人學習。通過她測驗的二位學徒再各收十位學生傳授,經過一段時間後,她親自考試卻發現沒有人學會,遂檢視學生作品,發現「一代徒」有藏技之嫌,未將重要的編織法傳授,要求重新授課後,卻只產生一個第二代徒。第二代徒亦開班授課,並接受嘎得特勒和第一代徒的監督指導。

      她親自參加了織布比賽,完全以個人構思,無須以課堂所授的編織法的競賽規格,讓所有參賽者的心思奔騰在天地間。經過婆婆評判,自己媳婦得第一,第二代徒卻贏了第一代徒,不是滋味的第一代徒便到處說嘎得特勒的壞話。謠言如蔓火延燒,越說越傳神…。
「嘎得特勒是山裡跟回來的妖精…。」
「她是敵方派來的間諜,經常說我們聽不懂的話,要殺害…。」
「她在溪邊脫光衣服,勾引男人。她只會織布,趁武拜不在欺負婆…。」

      兩夫妻為了謠言吵得不可開交,最後她決定離開,並且把唯一的孩子分割,頭顱給她帶回,身體留給丈夫,相約七天後帶著各半的小孩再相會。離去前,嘎得特勒暗自默禱﹕「這段分手期間,你只要把謠言從心理排除掉,我還會回到你身邊,小孩也會完好如初。」 

     七天後,二人依約在海邊見面。妻子帶走的小孩頭顱仍完好如初,但是丈夫留下的另一半身體已經腐爛,她傷心的把孩子湊合後帶回海裡。「我們緣已盡,你回去吧﹗」澎湃的浪濤聲中,傳出悲傷的告別。從此,賽夏人再也織不出非常美麗的衣服。

※服飾編織之菱形與波浪紋 是代表ka’tetel(海女 / 織女)意涵:


Comments